流行跟经典是什么关系?

2019-10-05 17:57栏目:时尚
TAG: 时尚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流行与怀旧之间关系密切,诸多流行事物很容易因其一时的喧闹而深入这个时代的人心,流行一旦不能成为经典,不能见容于后来的社会,它会潜伏起来等待新的时机。流行像一个宗教,总有很多人忠诚的信徒,他们也在潜伏着,缅怀曾经“王者般”的狂欢仪式,这段记忆也成为一种时间资本、文化资本。有一种流行可以成为经典,它继续流行,进入另外一个时空,新的信徒崇拜着它,然而少了一种喧闹,更多是文化的沉淀,或者你接近它就意味着默认一种传统,而你实在却以此标榜自己,这种流行与流行的信仰不再轻佻,服饰的流行是个极佳的佐证。人们喜欢沉浸在怀旧之中,怀旧使他们安宁,让他们觉得自己把握了过去的时间,让他们觉得自己是过去时间的主人,对时间的自尊心确定无疑,而时下的喧闹即使不属于我们也仿佛无所谓了,在怀旧之中我们达成一致,成为一个牢不可破的团体,相当于我们曾经是沙场上出生入死的战友,怀旧是我们的聚会。

  有限的喧闹空间需要安排好,也充满争夺。新的流行不断生成,新的利益促成其事,它们的声音在新的时间流上最是响亮,然而有时是一种噪音,人们会不怎么情愿的拿一些经典来相比,得出世风日下,品位没落的结论,然而这些“经典”却往往是昔日公共时间的主角。关于新与旧有了两种偏向。在这种情况下如今的“中国少年作家”们来势猛烈,竟然没有人胆敢来抨击了。为什么要抨击呢,历史上甚至也有诸多神童,或是年轻有为的,但不知有人是否注意到历史上的那些经典人物是不是在风花雪月之前就已经是很有传统底蕴之士了。可笑的是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我们立刻把抽取历史的一根骨头和自己的相比。一旦没有艺术的界限,我们会发现一切批评的言语在被某种粗鄙的力量左右,而你甚至没有能力洞察到底是什么在左右批评,你惟有慌慌张张或是胆战心惊的故作宽容,时代的流行与批评的迷失是有关系的。终于艺术的界限重被提及的话,古老的经典像一种神谕以一种古老的语言面目出现,它的权威性已经被中伤的伤痕累累,经典像一个没落的宗教教义,与这些新的流行竟然毫无关系了,它的出现本很严肃,却在现代的批评巫师们的嗤笑和疏离中形态猥琐,语焉不详,甚至根本就没有机会开口,它的尴尬充分证明这古老的神的衰落,也足以印证另外一种尴尬。我们时代的新神终于胜利,他们到底是什么样子?千万不要怀疑你没有把他们当作神看。他们不会死在你的前头,而永远不会成为你可以怀旧的经典,你所能怀旧的也只有你自己的尴尬举动,而内容却是极端的贫乏。库布里克的兽骨飞向了天空,成了宇宙飞船的肉身。

  时间的表现力和表现方式像神的举动,出其不意、在黑夜里悄悄发生,在你忽视时间的那一刻发生,在夸张的仪式里发生。喧嚣是时间表面的汇集,是夸张仪式的表现,而参与者成为一个群体,流行亦是一种时间的汇集,是一种权力者的夸张仪式,语言的修辞 、生活的修辞、生命的修辞甚至神的修辞(如果神需要的话)达成一致。流行的群体本身就很夸张,放肆自大自恋,不可战胜,有一切道义上的优势,这种流行不限于普通粗鄙之物,它涉及到政治、宗教等严肃领域,它像一种灵魂无处不在;像一个妖冶的女妖通体诱惑。破除禁忌是生命推进的一个需要,不管这种说法是不是一个美丽的伟大的进化论的借口;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人害怕被排斥到时间之外,他们需要真切的感知一段时间,对这段时间有确定的把握甚至占有,无疑当下的时间最具有这些可能,他们选择了它,像神选择了他的人民,或者是人民选择了它的神。我一直不能忍受不洁,然而我最终也陷于不洁的境地,我感到这一点,同时感到对于他人的罪恶,如果我不称此为不洁,即是一种尊重。当我发现甚至在神与人民之间,政治与人民之间,阶级之间,都是那么的不忠,我的越轨行为也就放纵起来。甚至发现如此看来,“流行”不啻是一个谎言,是不忠实编造的谎话,是可耻心灵的例证,因为它,人民需要忏悔,而流行的盛宴继续着。

  分析流行信息的生产者可以帮助解决一些问题,还可以分析流行信息的传播者,接收者以及流行空间问题。在流行“神话”的警觉里,流行信息的生产者亦可能是一个组合。我们怀疑在它的后面有一个“操纵者”,一个戴着可怕的面具的政治狂人或是货币狂人,这由工业生产的比重分离开来。“流行”使他们获益,面具狂人可以装模做样的参与其中但没有丝毫的真实感觉,他们对流行本身不感兴趣,他们操纵着“流行”,甚至冠冕堂皇的制造了信息迫害,他们使你深陷其中。在流行信息的传播中,这种压迫处于主导地位。传播可以说是一种网络,反馈并不重要,更多可能的是被操纵,是单向性的。流行信息的接收者是事先被选择的,现在的人更是利索,所谓市场定位,受众的问题了,他们钻研的是这类复杂关系中,他们的“智慧”也是在这样的经验之下发生的。生产者、传递者、接收者的复杂网络构成了流行的诸多面孔。

  “铁蹄下的歌女”那妖艳性感的装束在诉说她的饥饿和被压迫的残酷生活,抗战时期在流行音乐上其实在回归民族传统文化的模式,商人妇红颜薄命、亡国恨牢记心头。哀怨、凄切,催人泪下,打动中国人的内心,民族的在此受到最大的宽容。一个古老的模式潜伏在流行之中。这种流行由各种力量促成。流行在此借助了经典,二者互相勾搭“玉成其事”。不知道当时会不会有人感到尴尬,至少现在,我能感觉到尴尬即使有,也被模糊了,被消释了。很多事情都有忌讳,这种忌讳即是人类生存延续最可靠的哲学,不能戳穿或打破,也真的没有必要,社会革命和表演的目标不在此,如果非得过分触犯,后果也许就不堪设想了。

  在经典与流行的诸多模式和置换中,政治、宗教、权威魑魅魍魉一般,穿梭的影子在历史的地平线上靠近人类的聚居之地。远处是成片的荒野和坟墓。

  大多数人可能认为它们是对立的,但他们根本没关系。流行指一样东西广泛传布、盛行,词性是动词;而经典指典型著作(名词)或著作具有权威性、事物具有典型性而影响较大——是形容词。从词性上就没什么可比性,意思上更没有。总是有人在阐述自己观点时乱加定义,但其实真的不是这样的!(以上解释是在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里摘的)

  每个时期都会有流行,每个时期都会有很多人去追逐流行时尚,但并不是么个人都能抓住时尚最根本的那些要点,能抓住要点的那些事物就成了经典。

今日相关新闻

  • 小S拍时尚大片遭蜂蜇与姐姐大S再度演“双簧”
  • 幸福路小学:将城市精细化管理打造成幸福时尚
  • 中国复星国际集团计划出售旗下复星时尚集团部
  • 天津大学:百年机械学科的时尚密码
  • 街拍:都市女性优雅自信她们追逐着时尚潮流展